5星组选是什么app

就業天地 / / 您的位置: 首頁 -> 服務 -> 就業天地

也論女科技工作者媒介形象建構

發布時間:2018-05-07 15:52:02          點擊量:0         
    目前,我國有3600萬女科技工作者,她們是建設創新型國家和世界科技強國的寶貴人力資源。本文作者通過梳理近年來媒體對女科技工作者群體的報道發現,媒體報道仍然存在對女科技工作者報道力度不夠、形象建構具有刻板印象等問題,并就如何講好女科技工作者的故事,建構更加準確的、符合客觀實際的女科技工作者形象提出了建議。

    ■ 宋利彩

    今年3月,82歲的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張彌曼榮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世界杰出女科學家”獎的消息刷屏社交媒體。振奮人心的消息,值得崇敬的人物,然而,貌似數量眾多的報道,主要源自新華社發表的為數不多的報道。而在此之前,雖然張彌曼教授已經取得重大的科研成果,榮獲國內外多項榮譽,卻鮮有媒體對之進行報道。而某微信公眾號的文章標題——《中國女科學家拿了這么大一個獎,國內居然沒什么人知道》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這一現實。

    這一現象,引起我們對女科技工作者媒介形象這一議題的關注。目前,我國有3600萬女科技工作者,她們在科學技術重大、前沿領域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成為我國科技發展大局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是建設創新型國家和世界科技強國的寶貴人力資源。本文通過梳理近年來媒體對以張彌曼、屠呦呦為杰出代表的中國女科技工作者群體的報道發現,媒體在建構女科技工作者形象上,雖然觀念有所進步,數量有所提高,在搜索引擎上輸入“女科技工作者”,可以找到相關結果372萬條。但是,由于媒體工作者的科技素養、社會性別意識等因素的影響,仍然存在對女科技工作者報道力度不夠、形象建構具有刻板印象等問題。

    媒體對女科技工作者形象塑造的局限

    有研究者在一項調查中問及媒體工作者:什么樣的職業女性是自己感興趣的報道對象。選擇頻率最高的是女科學家,有77.78%的媒體人對她們感興趣。雖然如此,女科技工作者群體作為職業女性中相對具有高地位、高素質的知識女性,她們在現實生活中的地位、作用和影響,并沒有在媒體上得到充分展現,大眾媒體建構出來的女科技工作者形象與現實并不相稱。

    首先,媒體對女科技工作者的原創性報道相對偏少,對女科技工作者的報道存在同質化。

    2015年,屠呦呦研究員榮獲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成為第一位獲得諾貝爾科學獎項的中國本土科學家、第一位獲得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的華人科學家。一時間,關于她的報道“鋪天蓋地”,但真正見到、采訪過屠呦呦的媒體并不多,原創性的報道也屈指可數。采訪不足,造成了媒體報道內容的同質化和流于表面,難以對人物進行深入挖掘。有研究者進行的相關統計也顯示,女性科技人物報道的數量只有男性科技人物報道數量的七分之一,但目前我國科技工作者隊伍中,女性的比重已經超過了三分之一,占到總數量的40%。此外,梳理相關報道也發現,媒體在對女科技工作者的報道中,偏重對老年女科學家的報道,對青年女科學家報道偏少。

    其次,媒體對女科技工作者的形象再現存在刻板印象,在刻畫女科技工作者形象時更加側重于對女性性別氣質的書寫。

    所謂性別刻板印象,主要包括對男女兩性的性格、形象、智力、社會分工、家庭角色等方面的定型化,而媒體對于女科技工作者的性別刻板印象,則主要表現在對女科技工作者感性氣質、婚姻家庭等情況的再現。

    張彌曼作為“世界杰出女科學家”,她的科學貢獻不一而足。但是,一家權威媒體的專訪卻用過多篇幅講述張彌曼在初入古生物學時的無所適從,以及對家庭和孩子的歉疚,而其他媒體關于張彌曼的報道中,幾乎都有對她在“世界杰出女科學家”頒獎典禮上的衣著、神態等女性氣質的描寫。

    在媒體的報道中,屠呦呦也多次被提到,由于孩子無人照看,為了全身心投入工作,她就把不到4歲的女兒送到托兒所全托班,小女兒則一直在寧波老家由老人照顧。在媒體日常對于女科技人員的報道中,這種性別刻板印象更是隨處可見。報道女科學家時必然提及對家庭和孩子的歉疚之情,似乎已經成為媒體采訪報道的一種套路。

    也就是說,女科技工作者因為其在公共領域的成就或突破而受到社會和媒體的關注,但是,她們因為參與科研而對私人領域產生的影響卻經常被媒體過多關注,主要表現在對女性科技工作者作為一個母親的形象塑造方面,或者集中報道她們如何兼顧事業與家庭,或者在科研與親情之間處于怎樣的兩難處境。此外,女科技人員作為妻子的身份,也是媒體在日常報道時熱衷強調的。媒體對女科技工作者形象建構的刻板印象,會進一步加深社會公眾對于科技工作者必須是完美女人的社會形象建構,對青年女性進入科技領域產生消極影響。

    女科技工作者媒介形象構建偏差的原因及建議

    造成女科技工作者的媒介形象偏差,不可否認具有客觀方面的原因。在我國,盡管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得以大幅提升,女性在科技領域的參與度不斷提高,優秀女科學家人數也在不斷增多,但女性科技人才總量依然不足,尤其是高層級女性科技人才數量偏少,存在“高位缺席”現象——在高層次科學家、科技領軍人才隊伍中,越往象牙塔頂端,女性越少,兩院院士中女性比例僅為5%至6%。像屠呦呦、張彌曼這樣具有顯著新聞價值的女科學家更是少之又少,而她們本身行事又低調謙遜,不愿過多面對媒體。另一方面,媒體從業人員缺乏社會性別意識,是造成女科技工作者媒體形象偏差的主要原因。

    那么,媒體如何在日常報道中設置議題,講好女科技工作者的故事,建構更加準確的、符合客觀實際的女科技工作者形象,筆者有以下建議:

    一是媒體機構特別是管理決策層應更加自覺地擔負起推進性別平等的社會責任。要加強對男女平等基本國策的深入學習和理解;注重對社會性別理論的學習和掌握;建立針對新聞采編人員的社會性別培訓機制,使他們掌握相關理論知識、方法和技巧,促進科技人物報道的性別均衡化,避免報道中出現性別意識偏差。

    二是媒體工作者應從多角度加強對女科技工作者的報道。要關注國家重大、前沿科研項目中女科學家的貢獻;在注重對世人矚目的杰出女科學家報道的同時,亦注重對優秀青年女科技工作者的宣傳報道;創造性地講好女科技工作者的故事、塑造好女科技工作者形象,挖掘她們的新聞價值。

    三是在中國新聞獎等各類新聞獎項的評選中加強引導。對有關女科技人物的報道作品適當傾斜,并增加對于入選新聞作品社會性別意識的評估,在評委中增加性別問題專家,對于嚴重缺乏社會性別意識和視角的作品,實行一票否決。

    筆者相信,媒體通過對女科技工作者正確形象的建構,將引導女性尤其是青年女性在科技創新領域大有作為,并逐漸改變公眾長期以來形成的女性氣質與科技工作不相融的刻板印象;從而,發揮媒體在營造科技創新環境、促進建設創新型國家中的作用。

?

燕趙女性微信號

燕趙女性新浪微博

5星组选是什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