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星组选是什么app

維權服務 / / 您的位置: 首頁 -> 服務 -> 維權服務

配偶和父母繼承順序要不要改?

發布時間:2018-05-07 15:49:31          點擊量:0         

專家學者圍繞“法定繼承人的范圍和順序”深入研討——

配偶和父母繼承順序要不要改?


    確定繼承范圍和順序要考慮夫妻關系、血緣關系、撫養關系三者結合;除了考慮被繼承人的意愿,還要注重贍養、撫養、扶養“三養”義務的結合;應注重普適價值,就是親情、愛情、恩情要結合。

    ■ 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 王春霞

    我國繼承法自1985年10月1日施行以來,30多年未曾修改。隨著我國家庭結構的變化,公民私人財富的增多以及對財產自主支配意識的增強,修改繼承法的呼聲逐漸高漲。民法典繼承編的編纂工作更將繼承法修改提上議事日程。據悉,目前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負責起草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繼承編(草案)征求意見稿正在征求意見中。

    4月21日,在京召開的第五屆中國婚姻家事法實務論壇圍繞“法定繼承人的范圍和順序”深入研討。與會者認為,在法定繼承人順序問題上,需重點解決好配偶和父母的繼承順序問題。

    父母應是第一順序還是第二順序

    按照我國現行繼承法的規定,法定繼承人包括兩個順序,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為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順序法定繼承人為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

    父母是否應當繼續作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是法定繼承人順序相關爭論中的焦點問題之一。

    在辦理繼承公證的過程中,北京市長安公證處公證員宮楠發現,很多繼承案件的處理均出現因父母年歲高不便溝通、父母尚未知道子女過世消息以及父母死亡證明難以取得而嚴重影響遺產繼承進度的現象。“甚至在很多情況下,因為被繼承人父母的其他子女的介入,對家庭關系和諧造成了不利影響。”

    宮楠對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說,在當前社會背景下,遺產來源已經發生了較大變化,將父母作為第一順序繼承人所相關的家庭整體財產保護價值已經弱化,而父母作為第一順序繼承人對被繼承人配偶財產權益保護價值產生的不利影響正在不斷增高。“至于現實中存在的被繼承人名下財產為父母所買的現象,完全可以通過遺囑等方式解決。”

    “父母作為第一順序繼承人違背了家庭財產向下代際傳承的一般規律。”宮楠說,應將父母調整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的范圍,通過其他保護性措施以及社會養老保障體系的完善,減少對被繼承人父母生活的不利影響。

    福建江夏學院國際教育學院院長、教授吳國平提出,應將父母調整為第二順序。“這是考慮到將被繼承人的父母與被繼承人的子女同時列為第一順序繼承人,不符合直系晚輩血親優于直系長輩血親和旁系血親繼承的民間傳統習俗和繼承習慣,同時也與國際和我國港、澳、臺地區立法慣例不符。”

    與修改父母的繼承順序觀點不同,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趙莉認為,應保留父母作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的地位。

    “父母放在第一順位是要解決贍養問題。”趙莉說,繼承順位的設計不可能不考慮養老問題,在我國養老制度尚不完善,家庭仍承擔主要養老職能,特別是獨生子女帶來的父母反哺的社會現實情況下,倘若繼承法將父母的繼承地位降為第二順序,必然會弱化對父母繼承權益的保障,傷害億萬父母的感情,不符合權利義務相一致原則,更給中老年喪子家庭傷口撒鹽。

    在趙莉看來,不能因為實務中相關手續麻煩,就否定父母的第一順位繼承權。隨著管理加強,實務中的手續問題會得到解決。“婚姻繼承制度有著各國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歷史沿革。國情不同,制度不能隨意照搬。我國應選擇與現今經濟制度及文化發展背景相適應的繼承制度。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社會制度發生根本變化,經濟水平迅速提高,傳統的大家庭轉變為核心小家庭,男女平等、尊老愛幼成為首倡的美好品德。繼承制度更多是發揮平衡父母、子女、配偶三者關系利益及相對照顧其他親屬利益的制度。保留父母的第一順序,符合我國現階段的特殊國情。”

    配偶是固定還是浮動

    從域外立法看,對于配偶的繼承順序主要有固定順序和無固定順序兩種模式。我國現行法將配偶作為第一順序法定繼承人,在編纂民法典繼承編時,是否需要修改這一規定?

    某基層法院法官結合審判實踐認為,配偶繼承權有待進一步探討。如果被繼承人沒有子女,其父母也已經去世時,其遺產將全部歸其配偶繼承,而其兄弟姐妹卻無法繼承,這樣顯然有悖于中國老百姓的繼承習慣和繼承愿望。再則,配偶繼承份額和其他第一順序繼承人的份額相等,也存在與配偶在家庭中的地位及對家庭所作出的貢獻不相稱的情形。

    “配偶無固定順序”的贊成者認為,不把配偶列入固定繼承順序,可以兼顧保護被繼承人配偶與血親屬雙方的繼承權益。

    “應將配偶的繼承順序由第一順序調整為不固定順序。”吳國平說,即在繼承開始時,被繼承人的配偶可以與任一順序的繼承人共同繼承。當配偶與第一順序繼承人共同繼承時,遺產按繼承人實際人數均等分配;當配偶與第二順序繼承人共同繼承時,其應繼份額為遺產的1/2。

    還有觀點認為,將配偶改為不固定繼承順序,僅規定配偶與第一順序或者第二順序繼承人共同繼承,在無第一順序和第二順序繼承人時,對全部遺產享有繼承權。配偶在參與不同順序繼承時,對遺產中的日常生活用品有優取權,對遺產中的家庭住房享有終生居住權。

    “我們很多學界提出的修改方案事實上參考的是日本法。”趙莉說,戰后日本修改繼承法將配偶的繼承順位規定為浮動順位,因此子女是第一順位,父母第二順位,兄弟姐妹第三順位,配偶浮動,并且是固定的繼承份額,二分之一。

    “猛一看會覺得日本配偶繼承的份額為固定的二分之一比中國多,因為中國的配偶繼承份額不固定,如果與子女一人、父母兩人共同繼承,配偶只有四分之一,但其實并非如此。”趙莉分析,配偶的繼承是和夫妻財產制緊密相連的,我國繼承法第26條規定:“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財產,除有約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遺產,應當先將共同所有的財產的一半分出為配偶所有,其余的為被繼承人的遺產。”而日本的法定夫妻財產制是夫妻別產制,日本多數婦女是家庭主婦,財產大多集中在丈夫名下,因此,規定配偶繼承份額為二分之一是對夫妻關系因一方死亡而婚姻解消的清算,特別是為了保障財產少的配偶一方。

    “日本的繼承順序對配偶的保障遠沒有我們國家強。”趙莉說,這樣的制度設計有可能導致父母先去世又無子女的生存配偶與兄弟姐妹共同繼承。

    法定繼承人順位應注重三個“三”

    “繼承人順序的調整應當是一個整體的問題,需要全面衡量和大范圍的調研才能進行。”宮楠說。

    趙莉表示,在我國現實情況下,要達到父母、配偶和子女繼承權的平衡,只有將三者共同列為第一順序繼承人。父母撫養子女、子女贍養父母,而夫妻關系也是家庭關系的核心。大部分的夫妻還是互相陪伴對方終老,這些夫妻關系中,配偶與死者一起生活的時間最長,對死者財產的獲得也貢獻最大。

    “因為一些特殊案件的問題而全盤否定一個制度的價值是不合理的。”趙莉認為,在繼承順位問題上,不變可能會有個案的問題,但是變了會引發更大的社會問題。“立法只能考慮價值衡量和利益平衡的問題。個案的問題,各個家庭的問題由遺囑去解決,甚至個案的糾紛,法官可以去考量,這就是家事問題復雜的地方,但不能因此而推翻并無太大問題的制度。”

    “堅持父母和配偶排第一順序,貌似有點保守,但我個人認為符合中國國情。”中國法學會婚姻法學研究會理事、博士肖峰說,法定繼承人最關鍵的就是配偶和父母,其他直系關系基本上沒有太大問題。“這相當于一個典型的救人兩難問題。實際上就這么多遺產,給了媽配偶就少,給了配偶媽就少分。蛋糕就這么大,你一刀切下去就會有人多有人少。這個問題確實需要再進一步斟酌。”

    肖峰認為,關于法定繼承人順位的問題,要注重把握三個“三”:第一,確定繼承范圍和順序要考慮夫妻關系、血緣關系、撫養關系三者結合;第二,除了考慮被繼承人的意愿,還要注重贍養、撫養、扶養“三養”義務的結合;第三,應注重普適價值,就是親情、愛情、恩情要結合。

?

燕趙女性微信號

燕趙女性新浪微博

5星组选是什么app 时时彩网址平台大全 老重庆时时走势图表 老时时历吏开奖一 49选七的走势图 查19074期14场赛果 深圳深圳风采开奖结果22 哪个平台能玩极速时时彩 大连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5冷热号统计 排列3和值 时时彩网址平台大全 老重庆时时走势图表 老时时历吏开奖一 49选七的走势图 查19074期14场赛果 深圳深圳风采开奖结果22 哪个平台能玩极速时时彩 大连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5冷热号统计 排列3和值